员工天地-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
双色球折码走势图

员工天地
郭鹏散文《莫叹冬至寒》
时间:2019-12-22点击量:520 单位:热电分公司 作者:郭鹏 文章字符数: 1365 分享到:

“天时人事日相催,冬至阳生春又来。”又一年冬至,添一分寒意,冰封溪河,雪裹枝,料得梅花应正艳。又是一年冬至,霜风劲,飞鸦点点,北国日光寒如月。

草也枯了,叶也焦了,凝神望去,大地洗净铅华,坦率地裸露出它的辽阔。欢笑过了,泪流过了,默默想来,似乎所有心事,都要等到这个静谧的季节来沉淀。望着淡远天幕,雁字横飞已是记忆中的画面,寒风吹乱发丝,任万般思绪在胸中沉浮。

冬至,是一年中黑夜最为漫长的一天。从冬至这一天开始,随着太阳直射点渐渐向北回归,黑夜渐渐缩减,白昼变得绵长,春日的脚步渐近,给人无限向往。冬至,是二十四节气之一,同时也是一个不可缺少的传统节日。民间自古就有“冬至大于年”的说法,许多地方有过冬至夜、吃水饺的习俗,正所谓“冬至夜,有的吃吃一晚,没得吃冻一晚”。因此,每年的这一天,一家人总要团聚一堂,丰盛的饭菜摆上饭桌的,幸福的笑脸洋溢在每个人脸上,家家户户都洋溢着节日的小确幸和小欢喜。

冬至于我,却是一捧浓浓的乡愁,一抹化不开的想念。

记得故乡的小时侯,冬天总是奇冷无比。哪怕戴上了毛绒棉帽、套上一身厚棉衣棉裤、脚踩笨重棉鞋,仍感寒意如针,无孔不入,阵阵袭人。而小学二年级那一年的冬至,天降鹅毛大雪,洋洋洒洒,几步远就辨不清景物了,母亲来接我放学回家,茫茫的街头,只见得年轻妈妈牵着一个小孩子的手,他们顶风冒雪,略倾身子沿着街道,艰难向家的方向前进。风雪弥漫街头,路上的行人都无法睁眼,可母亲的手温暖如春,亲昵地紧紧握着我的小手,雪屑乱飞不时粘到脸上,我只能半闭着眼睛,紧紧攥住妈妈的手。铅墨色阴云下,大小两个身影裹着鹅毛飞雪、在寂寞空旷的银色世界中,时而依偎时而分离踯躅行进,软软雪上不时印上大小两组脚印延伸向前。

回家的路在寒冷中显得如此漫长,却充满了温暖的希望,因为我们都知道,爸爸已经在家准备好了晚餐,热腾腾的饺子在盘中等待着填满我们饥饿的胃袋。打开家门,父亲为母亲掸去肩上雪,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,吃完馅料鲜美的水饺,父亲抱着我,看月光透过窗来,讲各种有趣的故事。父亲讲的故事主角总是没有名字,统一叫聪明人,譬如,一个聪明人出海旅行,遇到海难,被冲到了孤岛上,靠自己的智慧生存了下来;又比如,一个聪明人的父亲被杀了,他惊心谋划多年,终于为父报仇,一洗冤屈。可父亲的故事老是开头和结尾完整,中间的部分模模糊糊,母亲便会取笑他又忘了剧情,笑着为我讲完中间的经过,我们一家人的欢笑就这样溢满了整个房间……长大后我才知道,父亲讲的原来是《鲁宾逊漂流记》和《基督山伯爵》,我这个聪明小孩就这样被他糊弄了。

虽然现在,有暖气有羽绒服的冬季不太再冷了,但我常常会想起这一天,想起母亲温暖的手心,想起父亲的亲手做的水饺,想起这份节日的仪式感,想起我们一家人团聚一堂讲故事的其乐融融。

“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。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着远行人。”如今的冬至,远离家乡,忙碌于工作,淡忘了冬至吃水饺的习俗,甚至于有时候,会忙碌得没有时间拨通一个问候父母的电话。每每夜深人静,被思念侵袭,想起童年的无忧无虑,想起父母亲还依然健壮如山的时光,才会暗暗决心:下次的冬至,一定要回家为父母包水饺。不,即便不是冬至,也要常回家看望他们。

BIANJI:MAWEI